文物保护

Cultural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文物保护 > 遗址保护

大连汉文化之——花纹砖




  花纹砖始于西汉,盛行于东汉至魏晋,是一种表面模印各种图案的建筑用砖,用于修建墓葬。大多为长方形,青灰色,纹饰多样,装饰于砖的侧面或横头。内容丰富,图案精美,题材广泛,具有较高的艺术性。

     大连汉墓博物馆举办的《大连地区汉代花纹砖展》,主要展出大连地区历年来出土的东汉花纹砖,让我们了解到在汉王朝的统治下大连地区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的繁荣,以及与中原地区的紧密联系。

微信图片_20200422173736.jpg

文献记载和考古资料证明,两汉时期的大连是人烟稠密、经济发达的地区,大连地区出土的花纹砖丰富多彩、生动形象的艺术图案,具有鲜明的时代、地域以及文化特色,反映了汉代大连地区的社会状况,成为汉代社会经济、思想文化的真实写照,让我们了解到在汉王朝的统治和开发下,大连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取得的前所未有的成就,它与中原、沿海地区的文化紧密联系,是汉王朝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微信图片_20200422173754.jpg

汉代花纹砖,是一种表面有刻印图像、图案的建筑用砖,用于修建汉代墓葬。青灰色,大多为长方形,花纹图案一般都装饰在砖的侧面或横头上,有的饰单一花纹,有的饰两种或两种以上不同形式的花纹。砖上花纹组合有一定艺术性,朝向墓内,构成砖室墓内墙壁装饰花纹图案,使墓室华丽美观。

     《大连地区汉代花纹砖展》展出的汉代花纹砖皆为大连地区历年来出土的文物,形制多样、图案精彩、主题丰富,让我们能够了解到两汉时大连地区的繁盛,在汉王朝对大连地区的统治和开发下,大连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,与中原、沿海地区的文化紧密相连。

QQ截图20200422173551.jpg

大连地区汉代花纹砖及花纹砖墓的发现时间比较早,1905年鸟居龙藏在大连的旅顺、北三十里堡、石河驿、复州(今瓦房店市)等地发现最早的花纹砖。在日本殖民统治大连时期,滨田耕作、岛田贞彦、三次上男等人的足迹踏遍大连地区,在旅顺刁家屯、南山里、甘井子营城子地区、金县董家沟等地发现了数十座花纹砖墓, 花纹砖除有几何纹以外,还有一些动物图象和人面纹的画象砖,还发现方砖上写有蓖书文字。

微信图片_20200422173828.jpg

新中国成立后,通过文物工作者的不懈努力,大连地区花纹砖墓的发现取得丰硕的成果。

     1954年8月,大连市甘井子区营城子修建铁路公路时,发现两座带有花纹砖的石板墓,1957年旅顺博物馆进行了清理发掘。

     通过第一、第二、第三次文物普查,文物工作者相继发现了大量的花纹砖墓,地点分布比较广泛,主要集中在大连市的旅顺南山里的尹家村、刁家村;甘井子区营城子、沙岗子、前牧城驿、郭家沟;金州区董家沟、三十里堡;普兰店市的花儿山乡;瓦房店市的复州城等地;尤其是近十几年来,为配合基本建设工程,清理发掘的汉代墓群数量大增。2003年至2009年发掘的营城子汉代墓群清理两汉时期不同形制的墓葬200余座,花纹砖墓共有6座;2010年发掘的普兰店(原新金县)姜屯汉墓群,共清理汉墓212座,花纹砖墓共有12座。这些经过系统考古发掘清理的花纹砖和花纹砖墓,为研究大连地区花纹砖墓和花纹砖的分布、种类、以及年代等方面提供了丰富详实的资料。

QQ截图20200422173858.jpg

  从辽宁省的考古调查和考古发掘来看,花纹砖墓和花纹砖的分布大致在辽南地区,大体上南从旅顺,北到盖县的南部,东到渤海东岸,西到新金县的西部,即以碧流河为界,碧流河以东的庄河、丹东地区目前尚未发现花纹砖墓和花纹砖。而大连地区,以普兰店张店汉城、瓦房店市(原复州)陈屯城、旅顺牧羊城、大连营城子等为中心的城邑,是汉代大连的繁荣地区,也是花纹砖墓和花纹砖的分布比较集中的中心区域,这些区域应是当时政治、经济、文化比较发达地区 。

微信图片_20200422173914.jpg

QQ截图20200422173601.jpg

文献记载和考古资料证明,两汉时期的大连是人烟稠密、经济发达的地区,在建筑业、绘画、雕刻技术以及陶器、金银器、丝织等手工制造业具有突出的成就。大连地区出土的花纹砖丰富多彩、生动形象的艺术图案,具有鲜明的时代、地域以及文化特色,反映了汉代大连地区的社会状况,成为汉代社会经济、思想文化的真实写照,它与中原、沿海地区的文化紧密联系,是汉王朝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C O N T A CT

大连汉墓博物馆

地点: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营城子街道沙岗村

电话:0411-86701167

  扫码关注公众号

 扫码访问手机端

咨询建议